Wednesday, 16 January 2013

第22课 桥畔的老人


桥畔的老人
  一个戴着钢丝边眼镜的老人坐在路旁,衣服上尽是尘土。河上搭着一座浮桥,大车、卡车、男人、女人和孩子们一窝蜂地涌过桥去。马车载着沉重的货物,从桥边蹒跚地爬上陡坡。一些戴着头盔的士兵正在推一辆抛锚的卡车。而那个老人却坐在那里,木然不动。他已经筋疲力竭,再也无法挪动脚步了。
  我的任务是过桥去查明敌人的动向。完成任务后,我又回到了桥畔。这时,桥上的车辆已经不多了,行人也稀稀落落,可是那个老人还在原处,难道他想“作壁上观”?
  “你从哪儿来?”我问他。
  “从圣卡洛斯来,”他说着,露出笑容。那时他的故乡,所以一提到它,老人立即显得亢奋。
  “我一直都在照顾着家畜。”他解释说。
  “啊?”我对他的话似懂非懂。
  “是啊。”他继续说,“你知道,我待在那儿照料家畜,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圣卡洛斯的。”
  他看上去既不像放牧的,也不像开农场的。我瞧着他满是泥垢的龌龊的衣服、尽是尘土的面颊和那副钢丝边眼镜,问道,“什么家畜?”
  “好几种,”他摇着头说,“唉,只得把他们抛下了。”
  我凝视着浮桥,眺望充满非洲色彩的埃布罗河两岸,揣度着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看到敌人。当第一阵枪声响起时,对方将会以牙还牙,战斗肯定会爆发。而老人却始终坐在那里,我禁不住担心地问老人。
  “到底有哪些家畜呢?”
  “一共三种,”他说,“两只山羊,一只猫,还有四只鸽子。”
  “你只得抛下它们了?”我问。
  “是呀。那个当官的说只要给一点钱,就可以带我走,但我哪里有钱给这些假公济私的家伙?”
  “你没家?”我问的时候注视着浮桥的另一头,在那儿,最后几辆大车正匆忙地驶下河边的斜坡。
  “没家。”老人说,“我本有一个孪生兄弟,可他早死了。我只有那些家畜。猫,当然不要紧,猫会照顾自己的。可是,山羊和鸽子怎么办呢?那只母羊快分娩了,我简直不敢想。”
  老人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我已经76岁了。刚走了12公里,现在已寸步难移了。”
  “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,要是你勉强还能走的话,就走去托尔托萨的岔路,那里有卡车。”
  “我要待一会儿,然后再走。”他问,卡车往哪儿开?
  “巴塞罗那。”我告诉他。
  “那边我没有熟人,”他说,“不管怎样,我非常感谢你。再次非常感谢你。”
  他疲惫不堪地茫然望着我,过了一会儿又开口,似乎希望我能分担他的忧虑:“猫是不要紧的,不用为它担心。可是其他的呢,也许会成为战争的殉葬品。”
  “它们可能会脱离险境的。”
  “你这样想吗?”
  “当然。”我边说边举目眺望远处的河岸,那里已经连车的影子也看不见了。
  “可是在炮火下它们怎么办呢?人家叫我走,就是因为要开炮了。”
  “鸽笼没关上吧?”我问。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那它们会飞出去的。”
  “对,对,它们会飞的……。可是山羊呢?唉,不想也罢!”他说。
  “要是你歇够了,应该走了,”我催他,“站起来,试试看。”
  “谢谢你!”他边说边挣扎着站起来,摇晃了几步,接着朝后一仰,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。
  “我一直都在照顾它们。”他木然地说。
  此时此刻,即使我有悲天悯人的情怀,对眼前这个可怜的老人,也爱莫能助。这是复活节后的礼拜天,法西斯军队正向埃布罗河逼近。可是天色阴沉,乌云密布,连敌机也不敢起飞。
  鸽子会飞走,猫和山羊会照顾自己,飞机不敢飞上天,这或许就是老人全部的幸运了。


课后讨论


1、小说一开头便描写车和人涌过桥去”以及老人孤零零坐在桥畔的场景,其作用是什么

2、文章中有几次描写了浮桥?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?

3、当老人回答“从圣卡洛斯来”时,不但露出笑容且显得亢奋的原因是什么?作者这么描写的用意又是什么?

4、 为什么老人在对话中三番四次地提到他的家禽?

5、老人为什么离开家乡,却又不跟着人群继续逃难?

6、小说主要通过对话来展开故事情节,此外作者还运用了哪些描写手法?试举例说明。

7“我”在文中有怎样的作用?

8、作者几次描写“我”观察敌人踪迹的用意是什么?

9、这篇小说最大的叙事特点是什么?这篇小说表现的是战争主题,作者摄取生活中的老人与小动物作为叙事对象有何用意?

10、文中一开始就写“老人坐在路旁”,此后又反复写“老人却坐在那里”、“老人还在原处”、“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”,请问这样写的作用是什么?

11小说最后两段的表达效果和作用是什么?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