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29 January 2013

2013年母语双周

同学们:年度盛事母语双周将在下个礼拜和后个礼拜(2月4日-2月15日)。请大家至少报名参加其中一项活动。详情可浏览以下网址:
http://sst2013-mtlfortnight.blogspot.sg/

Tuesday, 22 January 2013

第四课作业参考答案

二、阅读理解

1. 他们的心理状态是爱慕虚荣、“死要面子”。这是一种庸俗的社会心理。

2.荣誉感强的人,经得起失败的考验,在生活中百折不挠,力求向上向善;虚荣心重的人则意志不坚定,稍遇挫折,便自暴自弃。

3.两者之间不容易区分,因为两者之间往往互相交错,甚至回出现转化的现象。

4.a  他们常常利用庄严正大的名义
4.b 比喻学问、成绩等达到很高的程度以后仍然继续努力。

5. 我同意。因为荣誉感和虚荣心本来就不容易区分,加上如果有师长的引导和同学的正面影响,配合正确/奋斗的目标,坚持不懈,虚荣心便能转化成荣誉感,产生鞭策向前、向上的力量。

三、片段缩写

  • 荣誉感强的人和虚荣心重的人,学习态度不同。(3分)
  • 前者永远精益求精,遇到挫折时百折不挠;(3分) 
  • 后者则只会炫耀,稍遇挫折就自暴自弃。(3分)
  • 二者界限不易区分,往往互相交错。(3分)
  • 要长期磨练,才能积极向上,追求荣誉。(3分)

内容
13-15
10-12
7-9
5-6
0-4
表达
4 - 5
3 - 4
2 - 3
2
1

Sunday, 20 January 2013

单元4.9 失根的兰花


单元4.9 失根的兰花

  顾先生约我去费城郊区的一所大学里看花。汽车走了大约一个钟头,就到了校园。校园美得像一首诗,也像一幅画。校园依山而建,古树成荫,绿藤爬满了一幢一幢的小楼,绿草铺满了一片一片的土坡。除了鸟语,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。
  花圃有两片,一片是白色的牡丹,一片是白色的雪球。在茂密的树丛里,还有闪烁如星光的丁香。这些花想是移植自中国的吧。
  这些花,使我想起北平公园里的花朵,可是,它怎样也不能把童年时的情感再唤回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些花不该出现在这里。它们应该出现在有宫殿、亭台和楼阁的地方。因为背景变了,花的颜色淡了,人的感情也薄了。我不知为什么已泪流满腮。
  十几岁,我就在外头漂泊,眼泪从来也未曾这样不知不觉地流过。在异乡见过与家乡完全相异的事物,也见过完全相同的花草。不同也好,相同也好,我从未因异乡事物而怀念过家。我曾在秦岭中拣过枫叶,我也曾在蜀中看过古松,我并未因此想起过家。虽然那时,我穷苦得像个乞丐,但胸中却总是有咀嚼菜根的自励精神。我曾骄傲地说过:“我,到处可以为家。”
  然而,自从来到美国,情感突然变了。在夜里的梦中,常常是家里的小屋在风雨中倒了,或是母亲的头发一根一根地白了。在白天的生活中,常常是不爱看与故乡不同的东西,而又不敢看与故乡相同的东西。我这时才恍然悟到,我所说的到处可以为家,是因为蚕未离开那片桑叶,等到离开国土一步,才发觉到处都不可以为家了。
  美国有本很著名的小说,里面描写一个生在美国的中国人,长大之后,他却留着辫子,说不通的英语,其实他英语说得非常好。有一次,一不小心,他说出流利标准的英语,美国人自然因此知道他是生在美国的。有人问他为什么偏要装成中国人呢,他说:“我曾经剪过辫子,穿起西装,说着流利的英语,你们却拿另一种眼光看我,我感觉苦痛……”
  花搬到美国来,我们看着不顺眼;人搬到美国来,也同样是不安心。这时候才忆起,故乡土地之芬芳,与故土花草之艳丽。
  在清凉如水的夏夜中,有牛郎织女的故事,才显得星光晶亮;在群山峻岭中,有竹篱农舍,才充满诗情画意;在清晨的原野中,有老牛樵夫,才显得纯朴可爱。祖国的山河,不仅是花木,还有可感可泣的故事,可吟可咏的诗歌,是儿童的欢声笑语与祖宗的静肃祠堂,把它点缀得那么美丽。
  宋朝画家郑思肖画兰,连根带叶,均飘于空中。有人问他原因,他说:“国土沦亡,根着何处?”国,就是根,没有国的人,是没有根的草,不待风雨摧残,早就枯萎了。
  古人说,人生如浮萍,在水上漂流不定,那是因为古人未出国门,没有去国怀乡之苦,浮萍总还有水流可借。依我看,人生如柳絮,飘零在此万紫千红的春天。

Wednesday, 16 January 2013

第22课 桥畔的老人


桥畔的老人
  一个戴着钢丝边眼镜的老人坐在路旁,衣服上尽是尘土。河上搭着一座浮桥,大车、卡车、男人、女人和孩子们一窝蜂地涌过桥去。马车载着沉重的货物,从桥边蹒跚地爬上陡坡。一些戴着头盔的士兵正在推一辆抛锚的卡车。而那个老人却坐在那里,木然不动。他已经筋疲力竭,再也无法挪动脚步了。
  我的任务是过桥去查明敌人的动向。完成任务后,我又回到了桥畔。这时,桥上的车辆已经不多了,行人也稀稀落落,可是那个老人还在原处,难道他想“作壁上观”?
  “你从哪儿来?”我问他。
  “从圣卡洛斯来,”他说着,露出笑容。那时他的故乡,所以一提到它,老人立即显得亢奋。
  “我一直都在照顾着家畜。”他解释说。
  “啊?”我对他的话似懂非懂。
  “是啊。”他继续说,“你知道,我待在那儿照料家畜,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圣卡洛斯的。”
  他看上去既不像放牧的,也不像开农场的。我瞧着他满是泥垢的龌龊的衣服、尽是尘土的面颊和那副钢丝边眼镜,问道,“什么家畜?”
  “好几种,”他摇着头说,“唉,只得把他们抛下了。”
  我凝视着浮桥,眺望充满非洲色彩的埃布罗河两岸,揣度着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看到敌人。当第一阵枪声响起时,对方将会以牙还牙,战斗肯定会爆发。而老人却始终坐在那里,我禁不住担心地问老人。
  “到底有哪些家畜呢?”
  “一共三种,”他说,“两只山羊,一只猫,还有四只鸽子。”
  “你只得抛下它们了?”我问。
  “是呀。那个当官的说只要给一点钱,就可以带我走,但我哪里有钱给这些假公济私的家伙?”
  “你没家?”我问的时候注视着浮桥的另一头,在那儿,最后几辆大车正匆忙地驶下河边的斜坡。
  “没家。”老人说,“我本有一个孪生兄弟,可他早死了。我只有那些家畜。猫,当然不要紧,猫会照顾自己的。可是,山羊和鸽子怎么办呢?那只母羊快分娩了,我简直不敢想。”
  老人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我已经76岁了。刚走了12公里,现在已寸步难移了。”
  “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,要是你勉强还能走的话,就走去托尔托萨的岔路,那里有卡车。”
  “我要待一会儿,然后再走。”他问,卡车往哪儿开?
  “巴塞罗那。”我告诉他。
  “那边我没有熟人,”他说,“不管怎样,我非常感谢你。再次非常感谢你。”
  他疲惫不堪地茫然望着我,过了一会儿又开口,似乎希望我能分担他的忧虑:“猫是不要紧的,不用为它担心。可是其他的呢,也许会成为战争的殉葬品。”
  “它们可能会脱离险境的。”
  “你这样想吗?”
  “当然。”我边说边举目眺望远处的河岸,那里已经连车的影子也看不见了。
  “可是在炮火下它们怎么办呢?人家叫我走,就是因为要开炮了。”
  “鸽笼没关上吧?”我问。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那它们会飞出去的。”
  “对,对,它们会飞的……。可是山羊呢?唉,不想也罢!”他说。
  “要是你歇够了,应该走了,”我催他,“站起来,试试看。”
  “谢谢你!”他边说边挣扎着站起来,摇晃了几步,接着朝后一仰,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。
  “我一直都在照顾它们。”他木然地说。
  此时此刻,即使我有悲天悯人的情怀,对眼前这个可怜的老人,也爱莫能助。这是复活节后的礼拜天,法西斯军队正向埃布罗河逼近。可是天色阴沉,乌云密布,连敌机也不敢起飞。
  鸽子会飞走,猫和山羊会照顾自己,飞机不敢飞上天,这或许就是老人全部的幸运了。


课后讨论


1、小说一开头便描写车和人涌过桥去”以及老人孤零零坐在桥畔的场景,其作用是什么

2、文章中有几次描写了浮桥?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?

3、当老人回答“从圣卡洛斯来”时,不但露出笑容且显得亢奋的原因是什么?作者这么描写的用意又是什么?

4、 为什么老人在对话中三番四次地提到他的家禽?

5、老人为什么离开家乡,却又不跟着人群继续逃难?

6、小说主要通过对话来展开故事情节,此外作者还运用了哪些描写手法?试举例说明。

7“我”在文中有怎样的作用?

8、作者几次描写“我”观察敌人踪迹的用意是什么?

9、这篇小说最大的叙事特点是什么?这篇小说表现的是战争主题,作者摄取生活中的老人与小动物作为叙事对象有何用意?

10、文中一开始就写“老人坐在路旁”,此后又反复写“老人却坐在那里”、“老人还在原处”、“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”,请问这样写的作用是什么?

11小说最后两段的表达效果和作用是什么?



本周课外词汇表

2013115:退还碗碟计划

势在必行
杯盘狼藉
剩饭残羹
星罗棋布
胎死腹中
陋习
2013116:与写文章相关的词语  

搜索枯肠
千篇一律
空洞无物
平铺直叙
漫无边际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 
摇笔即来 
洋洋洒洒 
旁征博引、引经据典 
要言不烦
 一气呵成